加多宝发展遇困局:东莞基地停产 清远基地减员

而事实上,记者今天采访市内一些房地产中介,也明确了中介销售一手楼,是不会向顾客收取中介费或服务费的。

鲁哈尼同时强调:“如果有必要,我们可在不受限制下开始铀浓缩,但我们会先等数周与盟友及缔约国讨论,所有事都取决于我们的国家利益。

而在李嘉诚退休之后,他的长子李泽钜将接管其从商78年来建立的庞大商业帝国。

罗牛山如何回复深交所的问询,非常值得关注。

加多宝发展遇困局:老窝子东莞基地停产清远基地减员今年6月,在宣布红罐产品恢复上市的同时,加多宝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加多宝)创始人陈鸿道在香港公开露面,为加多宝投资30亿元建设的常德产业园项目签约仪式站台。

鲜少露面的陈鸿道公开现身,吸引了大批媒体聚焦,也增加了加多宝新产业园的曝光度。无疑,此举对于改为销售金罐凉茶后便时运不济的加多宝而言很有必要。

公开资料显示,包括在建的常德基地以及河南新乡市基地,成立至今,加多宝在全国范围内已拥有十几座工厂。

广东省内,加多宝在东莞长安镇拥有一个生产基地、清远市汤塘镇拥有两个生产基地。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获悉,加多宝东莞厂在今年7、8月之际减员停产,目前生产线已全部关停。

工人今年7月闹不满,说是有两三个月没发工资了。相关人士告诉记者。

首个生产基地工厂减员停产东莞工厂是加多宝建立的首个生产基地。

加多宝创立于1995年,次年推出了第一罐罐装凉茶,1998年,加多宝在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建立的首个生产基地落成。

对于加多宝而言,这个建立在创始人陈鸿道出生地的生产基地意义非凡,还一度担任着加多宝总厂的主要角色。

东莞市长安镇位于东莞市与深圳市交界处,加多宝东莞工厂位于长安镇长青北路。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9月初来到该工厂所在地,发现其已经处于停产状态。

记者在工作日下午探访加多宝东莞工厂,与周围商业街、商务办公区等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不同,仅一墙之隔的加多宝工厂显得格外安静。

记者在工厂外围透过栅栏看到,生产车间大门紧锁、厂内停着几辆小轿车以及一辆卡车,一下午的时间并无车辆进出,园区内也没有车辆穿梭。

2500余平方米的厂区内,除驻守大门的保安外,未见其他人员走动。

此外,记者看到旁边的员工宿舍区也基本空置。

员工上个月全都被减员了,都撤走了。

现在除了十几个行政人员还在,工人都走了。

有知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记者同时从多个渠道确定了加多宝长安镇工厂已于7月、8月之际停产。

大概今年3月、4月的时候就有一批工人放假了,那时候工厂还是正常生产的,但是7月份的时候工人开始闹,当时说已经两三个月没发工资,不久流水线就减掉了全部员工。

另有一名知情人士说,现在虽然工厂不生产了,但是还有一些存货没有处理,就有一些销售经理、财务人员还留在这里。

2014年,《南方日报》报道,长安镇与加多宝在香港举行了合作签约仪式,加多宝拟投资8亿元人民币在长安镇设立新厂,主要从事研究、开发、生产及销售饮料、凉茶等。

但是记者在长安镇进行走访的过程中了解到,目前加多宝在长安镇仅有建成于1998年的这个厂区,并无新生产基地在建。

清远一基地一年减员超三成目前,加多宝在全国共有10多个注册公司和产业园区建成,广东省占3个,其中2个在清远,均位于清远市佛冈县汤塘镇106国道附近。

根据加多宝官网信息,清远加多宝草本植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远加多宝草本)建于2011年,另一家为清远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远加多宝饮料),建于2014年。

清远加多宝草本是加多宝工厂中唯一专业负责浓缩汁生产的工厂,位于清远市佛冈县汤塘荣浦工业区。

9月初,《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探访该工厂,但遭到园区保安拒绝,对方表示企业经营情况正常。

记者无法进一步了解该公司内部生产经营情况。

随后,记者来到清远加多宝饮料所在地,有午间下班的员工告诉记者,从去年开始,清远加多宝饮料便开始减员,这里最多的时候快到300人,现在工厂里面约有100人。

该员工同时称,清远加多宝草本人员鼎盛时期有员工大概500人,目前剩下200多人。

记者查询发现,该员工所说的情况有工商数据的部分佐证。

工商资料显示,清远加多宝饮料2016年年报披露,该年度参加社保员工(包括养老、医疗、失业、生育、工伤保险)共266人,而在2017年年报披露的信息中,这一数据变更为177人,减员超过三成;清远加多宝草本仅在2016年年报披露参加社保数据,该年度参保人数为465人。

与人员兴旺的鼎盛时期相比,现在两家工厂显然光景不如前。

上面那个(指清远加多宝草本)基本上是停产的,这个(指清远加多宝饮料)就是停一下,停一下(过后)又生产了,有货就做。

上述员工说。

不过,就该员工的停产(半停产)说法,记者未能得到进一步证实。

此外,记者也试图就加多宝实际生产经营情况问题向汤塘镇政府了解情况,镇政府企业办相关工作人员在请示分管领导后婉拒了记者的采访,其称企业办并未掌握该企业的生产经营情况。

加多宝目前有两大不利因素目前,对加多宝来说,不利的因素有两点:第一是宣布重启后迟迟未能在市场全面铺开的红罐包装加多宝凉茶;第二是需要赔付给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王老吉品牌(简称广药王老吉)的亿元高价王老吉注册商标侵权款。

2017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宣判广药集团与加多宝集团共同享有红罐王老吉凉茶标志装潢权益。

至此,在2012年因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红罐王老吉凉茶包装装潢权益应归广药集团享有,而将产品包装由红罐改为金罐的加多宝终于再获红罐凉茶生产资格。

今年6月15日,加多宝总裁李春林宣布红罐加多宝回归,李春林在当日写给加多宝员工的动员令中号召员工奋战45天,做到有凉茶的地方,必须有加多宝,有加多宝的地方必须有红罐与金罐。

但是到了现在,加多宝红罐产品在市面上的流通情况似乎不如预期。

有媒体称,目前加多宝红罐凉茶除了线上电商平台可见,线下始终没有进行大规模铺货的迹象。

加多宝于去年8月重获红罐生产权,本应一路迎头赶上却在10个月后才宣布重启红罐生产。

这中间是否与加多宝动荡的高管团队有一定关系?今年3月21日,加多宝宣布解除王强、徐建新在公司内部的一切职务,同时宣布李春林担任新总裁。

王强此前在加多宝任总裁一职,徐建新任副总经理。

据了解,李春林是加多宝的开创团队人员之一,在担任集团总裁之前一直管理昆仑山业务。

《华夏时报》当时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李春林上任后,加多宝内部对于这位新帅的掌舵能力颇有微词,上台一个月做了很多事情,去北京开发布会、说二次创业、三年上市,但实际上我们没有看到市场有什么变化。

据我们所知,如果他真的能力很强的话也不会一直困在昆仑山这个板块。

此外,2017年10月31日,中粮集团旗下的中粮包装(00906,HK)宣布以20亿元人民币投资清远加多宝草本,并持有其%的股份。

同时,加多宝另一包材供应商奥瑞金今年4月拟依据对加多宝及关联公司亿元债权置换加多宝重组后的拟上市主体或清远加多宝草本的部分股权。

但是目前由于加多宝未履行与上述股东、准股东之间的部分协议,合作受到一定影响。

实际上,目前压在加多宝肩头最重的担子,来自于可能要赔付给广药集团的亿元巨额赔偿款。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今年7月一审判决加多宝相关6家主体公司应向广药集团赔偿王老吉注册商标侵权相关经济损失及维权费用共亿元。

但加多宝随后声明,不服一审判决,并立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就加多宝东莞工厂停产等情况,记者向加多宝发送了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回复。

负责加多宝品牌工作的公关公司相关人士则回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不太清楚,没听说。

除了销售中介服务费之外,有市民还反映,近来不少销售人员不断以渲染楼价马上要涨的方式来促销。

而这得益于武汉针对大学生推出的买房和租房新政策。

内廷日常用笔所需数量可观,一年四季按季节用不同材质的毛笔。

如果特斯拉能熬过,资本市场对它的容忍度,它产业化的进程,它作为先行者的好日子就来了,如果熬不到,在这阶段是它很危险的地方。